您当前的位置 : 主页 > 内地 > 正文

什么样的姑娘注定情路坎坷?

2017-12-21 15:57 来源:海南人事考试网

文/李甜甜

出处:甜秘密(tiantiansecret)

最近跟闺蜜们聊电影,聊着聊着开始聊到一个话题,如果性格决定命运,那么什么样的姑娘注定情路坎坷?

有人说是《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边的松子。因为内在的卑微觉得自己不够好而极度渴望被爱,觉得自己必须付出更多才值得被更好地对待,于是无底线倾进付出去取悦别人。因为低自尊的性格,松子很容易因为别人的点水之恩自己去涌泉相报。

从小缺失家庭温暖的松子总是容易被情感不健全的男子吸引并付诸全部的情感和依赖,就是因为初见时对方对松子付出的一点点呵护,一点点关怀。而她则试图以替代方式把自己变成一个爱的给予者,来填补这种未能满足的需要。

害怕遗弃却总是被遗弃,向往温暖却总是被温暖舍弃,拼命逃离孤寂却始终逃不脱一生孤寂的魔爪,爱得太过用力的人生只能是,侮辱与被损害的人生。写下“对不起,生而为人”后悲怆地死去。

有人说是《我想和你好好的》里边的倪妮饰演的喵喵。喵喵不屑富二代的金钱追求,倒是很青睐冯绍峰饰演的亮亮。因为比起富二代赤裸裸的铜臭味,亮亮接地气的体贴和甜言蜜语更得喵喵的青睐。热恋过后归于平淡的时候,生性风流的亮亮对爱情的关注骤然下降,不安感强烈的喵喵则开始了各种歇斯底里的怀疑、试探和钻牛角尖,用“作死”来试探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一如既往地爱着自己。

她哭、她闹、她不爱惜自己、她做尽伤人伤己的蠢事,其实看似纠结复杂的她只是反反复复求证一件事:你爱不爱我?你会不会一直爱我?

可惜,面对一个同样脆弱同样不知所措的年轻男人,同女人对爱情至死不休的执念相比,亮亮对自由的渴望和对责任的恐惧让他选择了逃避这段窒息的感情。于是,爱情就我像手里的沙,捏得越紧散得越快。

也有人说是《廊桥遗梦》里的弗朗西斯卡和《迷失东京》里的夏洛特。她们在一段稳定的关系里,或者在一段稳定的婚姻中磨掉最初的新鲜与所谓的激情,在主角眼里如同咸鱼一般的伴侣早已失去任何吸引力,于是开始主观无限放大对方的麻木冷漠甚至愚蠢,给自己的空虚寂寞找的理由去放纵。

同是面对形容枯槁的疲惫爱情,《我想和你好好的》里喵喵选择了自损和内耗,而弗朗西斯卡和夏洛特则选择了将矛盾向外转移。无论经过光影怎样的美化和过滤,这种稳定情感之外的多余情绪,都是虚空人士对自己落寞情怀的变相补偿。他们对情感里的宠爱充满渴望所以倾向感情热度的持续维持,当情感浓度下降的时候他们则恐慌不已。

这时候,她们必须用一种补充去充盈自己的生命活力,才能让自己不至于被落寞所吞噬。她们急于抓住救命稻去补偿自己的空虚,妄图在一段情感里的被肯定而维持自身存在的价值。这时候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暧昧情感,容易成为她们饥不择食的救命稻草。

其实,坎坷的情路各有各的坎坷,但是不幸福的原因却是一致。高于生活却源于生活的电影之外的姑娘们,正是如此:无论是极度忘我去追寻真爱的松子,还是歇斯底里往死里作的喵喵,或是寂寞空虚冷的弗朗西斯卡和夏洛特们,坎坷的根源还是自身对爱有匮乏感,也就是缺爱。

缺爱的女子,她们童年时期未被呵护未被满足的情感需求,或者成长道路上对挫败感的深刻体验让她们对安全感有着极度的依赖,对爱的渴望与敏感超乎常人。

无论获得多少爱,她们骨子里总是潜伏着一种不安全感——这个无常的世界,到底有没有人能够无限包容自己无限呵护自己无限爱惜自己,给自己一个避风港去做彻底安稳的归宿?这种不安感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底洞,吞噬了她们的自信和笃定,滋生出更多的欲求不满与脆弱不堪。

过去失败的体验总是让她们充满不安与怀疑,在心底深处实际上对任何人都没有信心,却又恰恰极度渴望寻求到那份平静的踏实感和归属感。于是在情感的道路上,她们总是茫然无措却又急于求成。